木漏

葉修大本命
目前主坑i7文野

【太中】歌咏鸟

#双黑/太中
#OOC
#中也女装描写注意
#非原著设定,全员非异能者,一个莫名其妙ㄉ时代,请当作架空来看,不要考据( ・ิϖ・ิ)
#排版有点障碍……qq
#剧场版Dead Apple的上映贺文……?
#对不起,是死苹果贺文+哒宰生日贺文(
#太宰先生和哒宰6/19生日快乐——!
#以及这是给@曇霜的情书,灵魂@太太(在干嘛
#以下开始
   
  
  
       津岛修治安静的眺望窗外掠过的景色,被银白色覆盖的世界几乎看不出多大的区别。轻柔的雪花沉默地落在每一片麦田、每一棵树的枝桠、零星几户人家的屋顶,以及在寒冷温度下凝结成冰的河面上。
       没有螃蟹可以吃了呢,津岛漫不经心地想着。
       坐在他对面的人身穿看上去就价值不菲的黑色长礼服,外披毛呢大衣,同他一样望着窗外。那条结冰的河川自然也映入了眼帘,仿佛知道津岛在想什么,那人冷冷开口:「现在是冬天,本来就不是吃螃蟹的季节吧。」
       「啊啊我知道的啊,只是觉得有点失望嘛。」津岛头也不转地回话。
       「那就不要发呆,好好思考到津岛家后该说些什么吧。」
       「欸——中也你好烦啊,不要一直提醒我啦。」津岛修治——太宰治终于转过头看向对面的人。
       「倒是你,这样没问题吗?」
中原中也狠狠地瞪了一眼太宰治,「能有什么问题。」话中咬牙切齿的语气相当明显,让太宰忍不住幸灾乐祸地笑了:「一切都是你自愿的哦,中也,啊不、柏村小姐。」

-

       觥筹交错的晚会在作为下任家主的津岛家长子的致词结束后正式开始。
       「啊啦——您就是那个传闻中的津岛修治对吧?旁边这位是您的女伴吗?真是姿容姣好呢。」前来敬酒的宾客暧昧不明地说道,那神情与话语无不表现出对津岛修治那荒诞不经行径的嘲笑。
       「真是多谢您的赞扬,她有些害羞怕生,不善与人交流,我就代她感谢您了。」太宰笑容满面地回应,一手环着中也的腰,一手轻晃酒杯。
       柏村小姐安静地依偎着津岛,小鸟依人的姿态使人联想到那弱不禁风,只能攀附他人生长的菟丝花。
       「真是为难我了啊中也,你把我的手抓这么紧,会瘀青的啊——」
       「真是不好意思啊,但是不这样可就无法表现柏村小姐脆弱又温驯的气质了呢。」咬牙切齿的语气完全可以感受到中也深重的怨念。
       「噗,抱歉抱歉。」笑声一出口就遭受了来自身旁小矮人更严重的暴力行为,太宰轻笑着道:「那在下可以邀请柏村小姐与我一同前往庭院漫步吗?」

-

       花园中的对话也仅止于太宰悠哉地和中也闲聊,而中也则时刻压抑着自己想要暴打那条青鲭的冲动而已。
       并没有什么浓情蜜意的暧昧耳语,也并非充满火药味的唇枪舌战,只是属于太宰治和中原中也的对话。

        也许只有悄然溜过的微风和无声流动的月光听见了他们鼓动的心跳声。

-

        回程的火车仍旧行驶在同样的银色大地上,而寒冷的冬日同样没有螃蟹料理。与去程有着最大区别的地方就是这次在火车上的并不是津岛家的逆子与普通家庭出身的柏村小姐,而是在东京过着各自生活的太宰治与中原中也。
       「啊……好无趣呐中也。」
       「睡觉吧。」
       「啊啊——!失去意识的死去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呢!原来你那蛞蝓的脑袋里也是有这样超棒的想法啊!」
       「……最好你梦里能有一条狗把你咬死。」
       「欸如果是这样的话还是算了吧,中也与狗禁止入梦啊——」
       「你还是给我闭嘴吧!」
        此类毫无营养的对谈就这样持续着,直到两人都昏昏欲睡,倚靠着彼此入睡后。

         窗外的飘雪也为他们笼上了一层恬谧。

-

       几朵安详的云徜徉于湛蓝的天空中,两三只飞鸟划过天际,倾泻的日光驱散了冬日刺骨的寒意。
       「下午好啊,织田作。这次我带了自己做的豆腐哦?对对,就是硬豆腐!」
       「……嘛,开玩笑的,是咖喱饭,超辣的那种。」
       「还有酒哦?是不是很感谢我呀?」
       「花大概是安吾放的吧,挺好看的,啧……虽然不是很想承认,但是这种事果然还是他比较擅长吧?」
       「……。」
       「下次再见啦。不过那时可能就是我会在地狱仰望着另一端的你了?」

-

       「新年吗……还是姑且看看有哪些东西好了——」太宰眯起双眼像只慵懒的大猫一般,轻哼着不知名的小调从送来的礼物中拿出一件。
       随手撕开包装,里面的礼物令太宰微微睁大了双眼「这是……和服?」
       太宰轻轻展开这件麻制的和服,在冬天来看过于清爽的织物放到夏天的话倒是恰到好处。
       鼠灰色的细条纹整齐地排在布料上,没有过于繁复的花样,也不是什么奇怪的颜色,总而言之,对于这套和服太宰治是相当满意的。
       此时他注意到了夹带着的新年贺卡,上面没有什么敬语谦词,只是普通的一句话而已——
「新年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昭和三十五年一月一日        中原中也」
       字迹看上去有些潦草,中也在写下这份年贺状时在想些什么呢?
       虽说是年贺状但是也一点也不符合格式规定就是了。太宰抿唇微微笑着。
       他看着那件和服,忧郁的心情被洗刷干净,如同那天一样澄澈的蓝色的天空——
      「谢谢啦,中也。」轻声说着只有自己能听见的话语,
       「……爱してるよ。」最后的语句已经模糊到无法辨识,也细微到听不清楚。
       但是从太宰治的笑容来看,他在那一瞬间,获得了幸福吧。
       是连胆小鬼也不惧怕的,温暖的幸福。
  
 
 
-Fin-
 
 
 
以下是很长的废话##
这里是第一次发文……!文笔不好请见谅qwq
这个时间发太宰生贺也没什么理由,就是当初写好并没有想要发上来的意思、结果想想还是发上来了(茶

短篇小说集《晚年》,第一篇《叶》
原文:死のうと思っていた。ことしの正月、よそから着物を一反もらった。お年玉としてである。着物の布地は麻であった。鼠色のこまかい缟目しまめが织りこめられていた。これは夏に着る着物であろう。夏まで生きていようと思った。
译文:我本想这个冬日就去死的。可正月里有人送了我一套鼠灰色细条纹的麻质和服作为新年礼物。是适合夏天穿的和服,那我还是先活到夏天吧。

当初就是因为看到这个才生出要用这个梗来写一篇文……!后来死苹果上映所以就决定当作是贺文了
万万没想到拖太久了哇……电影二刷了,下架了,太宰生日都要到了才把这篇写完
于是就果断地一起拿来当作生日贺文了(。
两位太宰先生不要介意哇QwQ

这次很努力地尝试描写和对话……对不起还是一样废(

里面藏了一些细节描写……看每个人如何理解了

反正都是很不重要的东西(。

然后太中感觉个性温和了很多……微妙的OOC了吗?
哒宰的个性向太宰先生靠拢了点这个我承认((
很努力地想描绘看看那颗纤细敏感、心思难以捉摸的玻璃心(
但是我心境的转变描写不好呜呜呜呜呜这是我的问题(大哭

引用:太宰治《晚年》、太宰治《人间失格》

对了年贺状的格式错的很彻底
其实我想表达的是那个只是纯粹的类似「笔记」、「随笔写下的」那种东西而已#